热门搜索:

太不要脸了吧刚刚的交流真的愉快那也是你愉快

时间:2018-12-11 19:15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从目前这局势上来看,他已经是完败了!根本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性!
 
    美国本土方面还想着让第四舰队来震慑一下德弗兰西岛的局势,可是,随着华夏航母编队的介入,他们不仅一点效果都没有起到,反而徒增笑料!
 
    司法特摇了摇头,强行收回了思绪,他知道,这一次登上华夏的航母,为的可不仅是当前的局势,更主要的,是为了他自己!
 
    他不想结束自己的军旅生涯,更不想背叛马歇尔家族,那样的话,不就成了个叛徒和内奸了吗?
 
    但是,由于犯下的严重的失误,目前的情况让司法特只能二选一。
 
    努力了这么久,才走到如今的位置上,本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强大的话语权,但是没想到,还是被一个华夏年轻人随便设了几个套,就扼住了他的脖子!
 
    即便司法特感觉到万分憋屈,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、忍气吞声地去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情形!
 
    否则,就凭苏锐手里所掌握的这些事情,分分钟就能够弄的他永世不可翻身!
 
    当直升机的起落架和航母的甲板相接触的那一刻,司法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了嗓子眼。
 
    真是,已经记不得到底有多长时间没那么紧张过了,可这种情形今天已经连续地发生了好几次,而这一切,都是拜苏锐所赐!
 
    可是,他对苏锐再咬牙切齿也没用,当直升机降落的时候,就标志着他已经认怂了!
 
    而在甲板上,一众穿着海魂衫的海军士兵列队站好,整整齐齐,蓝白相间的颜色看起来让人感觉到目眩神迷。
 
    张玉干这一次并没有露面,王虎星则是站在最前方,苏锐和宙斯等人站在侧面。
 
    苏锐在登上航母之后,还没来得及彻底的洗上一遍澡,身上还有一些味道,海风都吹不散。
 
    司法特走出了直升机,当他看到分列两排的华夏海军战士的时候,不禁本能的觉得自己有些气势不足。
 
    这不是他想要的感觉,但是现在,华夏海军的精气神实在是太足了,再加上司法特又是个“败军之将”,根本无法在华夏人面前保持气宇轩昂的姿态。
 
    司法特叹了一声,而后率先走到了王虎星的面前。
 
    他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的姿态,伸出手来,和王虎星握了握。
 
   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想法,司法特没有敬礼,而王虎星也同样如此。
 
    “司法特将军,欢迎来到华夏的航空母舰上。”王虎星用华夏语说道。
 
    而一旁的翻译开始同步翻译,其实,王虎星是华夏舰艇学院毕业的高材生,自然是会英语的,但是这种时候,他宁愿多绕个弯,也得用华夏语来说话。
 
    “复兴号很棒。”司法特言不由衷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当然,不过,碍于保密原则,我并不能够带司法特将军参观我们的航空母舰。”王虎星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只是,听了这话,司法特却稍稍的有点尴尬,难道说,这又是一个不次于苏锐的毒舌?
 
    “请问哪位是苏锐?”司法特又问道。
 
    “司法特先生,你这么说,可就显得有点不太真实了。”王虎星毫不客气的说道,“你要是说不认识苏锐,我还真的不太相信呢。”
 
    “很遗憾,我真的没有见过苏锐。”司法特早就知道苏锐长什么样子,但是,现在他还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维持他那可怜的高姿态。
 
    “唉,有眼不识泰山。”苏锐很自恋的来了一句,而且很关键的是,他这句话用的竟然是英语!
 
    司法特听懂了,也差点被这句在华夏很有名的话给搞的吐血了!
 
    尼玛,还有眼不识泰山,要不要这么看得起自己?
 
    “久仰大名。”尽管心中极度不满,但是司法特也不能多说什么!
 
    只是,他才刚刚走到苏锐的面前,便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复杂味道直冲他的鼻孔,让他的五脏六腑都齐齐地感觉到了不适!
 
    这特么的是怎么了,身上沾屎了吗?不然怎么能有这种味道!
 
    其实,司法特的猜测还挺接近真相的,只是,真实发生的事情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重口味!
 
    面对这位第四舰队目前的最高指挥官,苏锐主动的伸出了手。
 
    司法特看着苏锐的手,嘴唇翕动了两下,显得内心极为纠结。
 
    他真的担心自己握了苏锐的手之后,自己的手也会跟着变臭。
 
    但是,这种时候,如果不去握手,就显得太失礼了。
 
    和苏锐潦草的握了握手,司法特便火速的把自己的手给收回来了,他觉得自己握着的好像不是手,而是烧的通红的烙铁,如果多持续个几秒钟的话,自己就会被灼伤了。
 
    没想到,好不容易摆脱了和苏锐握手的阴影,后者紧接着的一句话就让司法特差点没吐血!
 
    “嘿嘿,我的身上可能有点味道,因为今天不小心掉进了化粪池里面,身上沾了一些不太方便说的东西,但是我已经洗过澡了,现在的气味比以前好多了。”
 
    说着,苏锐还把小臂举到了自己的鼻孔前面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“你看,现在几乎都闻不到多少味道了。”
 
    看着苏锐的动作,司法特几乎要咆哮起来了!
 
    大哥,你开什么国际玩笑?你身上的味道这么浓,竟然还说闻不到!你特么的难道不知道,从你嘴巴里呼出来的气体都是让人无法面对的吗?
 
    看着苏锐在袖口上深吸一口气的样子,司法特简直觉得无比的反胃!
 
    特么的,您老人家是真的闻不出来,还是在演戏啊?要是演戏的话,这演技也特么的太逼真了些!
 
    而事实上却是,苏锐真的闻不出来。
 
    毕竟,他和死神在那化粪池中浸泡了许久,嗅觉都近乎失灵了,这个时候,脱离了那污秽的环境,又在喷泉池中洗了个澡,苏锐的嗅觉恢复了一些,简直觉得这世界上的一切味道都是无比清新的!
 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他对自己身上那些残留的味道,自然是察觉不到了!
 
    司法特真是被苏锐接二连三的阴招给吓怕了,看到对方这一身臭味,还以为他又在给自己挖了什么坑呢,心中顿时警惕了起来。
 
    苏锐自然不知道对方这一朝被蛇咬、十年怕井绳的心态,他乐呵呵的,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,而是说道:
 
    “司法特先生,刚刚在电话里面,我们交流的非常愉快,接下来,希望咱们的会面,比电话里还要愉快一些。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司法特不禁又一次的被苏锐的无耻给震撼到了!
 
    太不要脸了吧?刚刚的交流真的愉快?那也是你愉快,老子不愉快!很不愉快!
 
    司法特知道,自己那本来很强悍的心态,再一次的被苏锐用最简单的话给激怒了。
 
    没办法,这个年轻男人似乎带着一种特质,一种能够轻易激怒所有人的特质。
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他身边的那个金发男人又是谁?
 
    苏锐笑了起来:“不知道司法特先生对黑暗世界了解多少,当然了,不管你了解与不了解,可能都听说过一个人。”
 
    说着,他伸出手,拉着宙斯的胳膊:“隆重介绍一下,我身边这位仪表堂堂、气宇轩昂的男人,就是西方黑暗世界的众神之王,宙斯先生!”
 
    宙斯看着苏锐那拉着自己胳膊的手,觉得浑身不自在,这个掉进了化粪池中的家伙,竟然这么拉着自己的胳膊!一想到他先前还狠狠的拍了自己肩膀几次,宙斯的心里就说不出的别扭。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